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条件

时间:2019-09-04 13:56:54
“没想到千界树居然是打的这个主意。”
  
  回到房间,埃尔梅罗二世重重的叹了口气,接着整个人仿佛咸鱼般坐在沙发上,随后点着了一根雪茄。
  
  “师父?”
  
  听到埃尔梅罗二世的说话,格蕾不由疑惑的望向他。
  
  “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我一直都在怀疑,为什么千界树会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趟这趟浑水,搞了半天,他们是想要挖人啊。”
  
  “挖人?”
  
  “没错,阿修伯温以魔术刻印的修复为名,这在魔术世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。可想而知,他留下的遗产里肯定会有关于魔术刻印修复的秘法。事实上,这次来到这里的人,大部分都是盯上了这个。”
  
  说道这里,埃尔梅罗二世再次叹了口气,事实上他也是如此,之所以愿意来到这个鬼地方,同样是为了阿修伯温的魔术刻印修复技术。魔术刻印是家族传承最重要的部分,但是上一代埃尔梅罗的族长肯尼斯在圣杯战争中死去,当然了,如果只是单纯的死亡,那么倒也没什么。
  
  但是问题在于,在圣杯战争之中死去的肯尼斯的魔术刻印遭到了极大的破坏,目前只剩下一两成还能够使用,但是这明显不够。所以,他才会来到这里,寄希望于阿修伯温的魔术刻印修复技术,如果能够获得阿修伯温的遗产和魔术刻印的修复技术,那么说不定可以修复破损的魔术刻印,哪怕只能够恢复一半,也算是一件好事了。
  
  想必不光是自己,其他来到这里的人,多半也是为此而来的吧。
  
  但是,千界树的出现,却给他们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。
  
  那就是千界树的魔术刻印修复技术。
  
  更让埃尔梅罗二世郁闷的是,他居然真的心动了。
  
 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,还是阿修伯温的遗产更具诱惑力,而且,一旦拿到手的话,日后也能够在魔术世界里扩展出属于自己的领域。可问题在于这是不确定的,每个魔术家族都有不同的核心理念和想法,就算拿到了手,也不确定一定可以修复成功。
  
  而且,万一对方在里面埋了什么隐患,你也看不出来,就算看出来了,你又能找谁说理去?
  
  人都死了,你还能把人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吗?
  
  可是千界树不同,虽然目前他们身在远东,但是好歹“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”,就算出了问题,起码也能够追责。而且,看红马尾那自信满满的样子,埃尔梅罗二世也相信,对方肯定是有把握才会当着众人的面前提出这个邀请。
  
  说白了,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大多数客人都是冲着阿修伯温的遗产来的,然而千界树———却是冲着这些客人来的。
  
  至于这些客人会不会接受千界树的邀约,埃尔梅罗二世也不敢确定,虽然就目前千界树在魔术世界的地位来说,大多数人应该不会。但是也很难讲,毕竟既然是来到这里的客人,恐怕都是因为魔术刻印出现了问题,而魔术刻印可是会影响整个家族的兴衰存亡的关键事项。万一有人觉得自己不太可能从这场竞争之中获胜,说不定就会转而寻找千界树的帮助。
  
  不过对于埃尔梅罗二世最大的问题是………自己要不要去试试呢?
  
  相比起其他人来说,自己在这场遗产争夺战中的胜率比较低,而且起码自己和红马尾的关系也相对比较好,如果提出请求的话,对方应该会答应帮忙吧。只不过这样一来,埃尔梅罗家族的欠债恐怕又会再上一个台阶,自己的胃病恐怕也要加重了。
  
  当然了,如果只是欠债还好…………
  
  “格蕾。”
  
  想到这里,埃尔梅罗二世下定了决心,站起身来。
  
  “我们出去一趟。”
  
  “啊,好的。”
  
  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,但是格蕾也是点了点头,接着跟随在埃尔梅罗二世的后面,离开了房间。
  
  “咚咚咚。”
  
  当敲门声响起时,方正刚好打完最后一行企划案,她抬起头来,望向门口。
  
  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
  
  “吱呀———”
  
  很快,房门打开,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。
  
  “哟,这不是韦伯嘛。”
  
  看着站在门口的埃尔梅罗二世,方正挥了挥手,而埃尔梅罗二世则苦笑了一下,带着格蕾走了进来,接着顺手关上了房门。
  
  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  
  “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,那么是什么事情你应该很清楚吧,红马尾小姐。”
  
  一面说着,埃尔梅罗二世一面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看书的鲜花,而鲜花则只是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。虽然这次名义上是她代表千界树前来,但是在来之前,鲜花就已经从菲欧蕾那里得知,她这次的主要任务是观察,而非参与。所以,一切对外事务,都交给小红去处理就好。
  
  “所以呢?”
  
  “我只想要知道,代价是什么。”
  
  站在那里,埃尔梅罗二世望着眼前的红马尾,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。
  
  “千界树帮助修复魔术刻印,需要的代价仅仅只是金钱吗?”
  
  “哈哈哈,当然不可能了。”
  
  方正摆了摆手。
  
  “我们的要求很简单………如果我们帮助埃尔梅罗一族修复了魔术刻印,那么埃尔梅罗一族就加入千界树,怎么样?这个条件不错吧。”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听到这里,埃尔梅罗二世大吃一惊,他惊讶的瞪大眼睛,望向方正。
  
  “你在开玩笑嘛?这怎么可能?埃尔梅罗家族虽然现在已经衰落了,但毕竟是时钟塔的十二君主之一………”
  
  “那么,如果时钟塔完蛋了呢?”
  
  “……………哈啊?”
  
  有那么一瞬间,埃尔梅罗二世以为自己听错了。但是红马尾却是盯视着他,露出了一抹危险的笑容。
  
  “韦伯.维尔维特,你认为现在的魔术世界的等级合理吗?”
  
  “?”
  
  “现在的十二君主之所以占据高位,对其他家族拥有压倒性的地位和权力,并不是因为他们本身有多么强大,只不过是依靠积年累月的魔术刻印的积累罢了。这就好像是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富豪财阀,与一个白手起家的穷小子比拼财富,你认为这是合理的吗?”
  
  “但是,现实就是如此。”
  
  红马尾的话仿佛针一般刺入了埃尔梅罗二世的心中,毕竟,他当年也是这么想的,因此才会选择写出那篇论文,但是………现实,并不是靠理想就能够改变的,这也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。
  
  “没错,客观现实摆在这里,光是学那些白痴平民,举个旗子上街就指望统治阶级听话简直是天方夜谭,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游行,不是抗议,也不是辩论,而是一场革命。”
  
  “革命……………?”
  
  “对,鲜花,让他看看。”
  
  一面说着,方正一面打了个响指,而听到方正的命令,鲜花也是点了点头,接着她站起身来,随后,埃尔梅罗二世就看见鲜花的手指飞快的空中闪过,伴随着一连串奇妙的字符悄然闪过,下一刻只见鲜花的身上顿时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,仿佛燃烧着火焰般的护盾。
  
  然而,在埃尔梅罗二世的眼中,所看到的却是更多。
  
  “这………这是………这究竟是………?”
  
  虽然魔术本身实力不强,但是埃尔梅罗二世在魔术上的眼光是一等一的,只是一眼,他就能够看出,这个少女所释放的魔术是某种经过精心设计与改良的护盾魔术。不仅如此,这个魔术似乎从某种程度上,已经接近了魔法的等级,它明白无误的呈现出了元素类的本质特性,这已经几乎于神代魔法了!
  
  而更让埃尔梅罗二世感到惊讶的是,释放了这个魔术,并没有给眼前这个名叫鲜花的少女带来多大的负担,而且他也能够看出,眼前这个少女并没有魔术刻印,甚至可以说,她的魔术回路比自己也只是略强一些而已!
  
  但是这个魔术,却是自己怎么都不可能释放出来的!
  
  这个魔术究竟是什么原理?刚才的符文………是卢恩吗?但是不太像啊………
  
  “这就是新时代的魔术。”
  
  方正笑嘻嘻的看着埃尔梅罗二世那张阴晴不定的面孔,继续说道。
  
  “不需要魔术刻印,甚至不需要魔术回路,只要足够的勤奋和智慧,那么任何人都可以获得堪比十二君主———甚至在这之上的力量………当然了,这才仅仅只是基础部分,视乎情况,千界树还会让一部分拥有天赋的少女成为魔法少女………就好像我这样的。”
  
  “什么?!”
  
  听到这里,埃尔梅罗二世是真的震惊了,这种魔术究竟有多么强,他目前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影响。但是红马尾的强大,他却是非常清楚的!然而,现在眼前的红马尾却告诉他,千界树可以量产魔法少女?!
  
  开玩笑,一群手撕英灵的变态?这不是要人命吗?!
  
  “如何?这就是我们千界树的条件,如果你们加入千界树的话,就可以抛弃那些老朽的魔术残渣,学习全新的魔术,而且我们还会视情况将拥有资质的人变成魔法少女,这个提议不算亏吧。”
  
  “的确不算,但是………”
  
  说道这里,埃尔梅罗二世犹豫了一下。
  
  “你们千界树………是想要与魔术协会………”
  
  “历史证明,想要彻底推翻一个阶级,就必须通过战争。”
  
  “为什么一定要战争呢?我们可以逐渐改变现状,等到新时代的魔术师们成长起来………”
  
  然而,埃尔梅罗二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方正打断了。
  
  “不是采取坚决的政治上的反对立场,而是全面和解;不是对政府和资产阶级做斗争,而是企图争取他们,说服他们;不是猛烈的反抗从上面来的迫害,而是逆来顺受,并且承认惩罚是最有应得。一切历史必然发生的冲突都被解释为误会,而一切斗争都以大体上我们完全一致而结束。你这是想做投降派啊,韦伯。”
  
  “我才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  
  听到方正的说话,埃尔梅罗二世显得有些激动。
  
  “但是,你的做法,千界树的做法,只会造成更大的破坏!”
  
  “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,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,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,这种做法可能是出于‘真诚的’动机。但这是机会主义,始终是机会主义,而且‘真诚的’机会主义也许比其他一切机会主义都危险。”
  
  方正站起身来,盯视着埃尔梅罗二世。
  
  “历史是已经过去的,社会是在前进的,变革是无可避免的。就好像工业化毁灭了无数人的家庭和生活一样,魔术世界也需要发展和变革,舍弃古旧的,没有丝毫意义的追寻根源之涡的做法,为了整个世界与人类的未来存亡而奋斗,这就是我们千界树的宗旨。与明哲保身的,只为了固化阶级和保护既得利益的旧时代不同,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时钟塔,阿特拉斯院,彷徨海,魔术协会,十二君主,任何挡在我们面前的阻碍,都会被彻底粉碎。”
  
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  
  一时间,整个房间内的气氛变得无比凝重,而埃尔梅罗二世则是站在那里,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红马尾,过了片刻之后,他这才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。
  
  “你们真的要这么做?”
  
  “我们是非常认真的,不然我们为什么要千里迢迢跑到英国来?你以为这里的仰望星空很好吃吗?”
  
  听到这个词,旁边的鲜花顿时面色一变,看来那个不可名状的黑暗料理给她也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心理阴影。
  
  “难道你就不怕我们将这些报告给时钟塔和魔术协会?”
  
  “随便,千界树反抗魔术协会又不是第一次了。要是他们再敢上门来送死,那我就来一个砍一个,到时候直接砍翻整个时钟塔。”
  
  说的也是………
  
  埃尔梅罗二世苦恼的按住额头,正如红马尾所说的,千界树早就和魔术协会撕破脸了,双方兵戎相见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而且,以红马尾的力量,她说要砍翻整个时钟塔———还真不是开玩笑。
  
  思前想后,最终,埃尔梅罗二世还是只能够给出这么一个回答。
  
  “请让我考虑一下。”